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  手机版 | 

AG亚游游戏平台
当前位置: 主页 > 娱乐周边 > >

内容无底线,刷粉很常见,直播行业的水太深

来源:AG亚游发布时间:2016-07-04 09:46编辑:admin点击:

现如今视频直播有多火?不仅走在路上经常可以看到有人拿着手机在随时随地直播自己的日常生活,越来越多的人以“主播”作为职业,新闻里也几乎每个月都能听到直播平台融资数亿元的消息。但是在行情火爆的背后,业内人士直言“水太深"来形容网络直播市场毫不为过。
 
直播行业的水太深
 
   一直以来,直播平台为人诟病的是充斥低俗内容。近日,又有不少用户指出,直播平台大量存在刷粉刷人气现象。业内人士指出,直播平台为了捧红主播,刷粉刷人气已经成为行业的普遍现象。而经过调查发现,网上也存在大量刷粉刷人气的网店,且生意火爆。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就目前的直播市场来说,为了吸引用户,短期内实现盈利,刷粉现象不可避免,甚至是平台方的一种营销手段。对于目前负面消息频出的直播行业的未来发展,业内人士分析称,把资源更多地用在市场和营销推广上,这种平台的生命力不会太长。到年底行业内可能只剩下品质高的几十家直播平台。
 
   平台“附赠”的机器人观众,可以造成很热闹的假象
 
   小宇是四川某大学大一学生,三个月前她刚刚和两个直播平台签约。“想签约,要求并不难,只需要一个展示才艺的短视频就好。”小宇表示,她觉得自己跳舞好看,就传了一段跳舞的视频过去,很快就成为签约女主播了。
 
   像小宇这样并不算特别红的主播,每个月底薪1000-5000元不等(跟颜值、直播水平有关),再加上每个月礼物变现的40%-60%的绩效,每个月1万元左右的收入并不难拿。“很多资源平台只会给那些很红的女主播。长得特别美的,刚开始没人气,平台肯定会捧的。”小宇说。
 
   业内人士透露,所谓“给资源”有很多意思,刷粉、刷人气只是一方面。
 
   粉丝、人气如何制造出来?
 
   打开某直播平台APP,将镜头对准一场直播。虽然账号只有3个粉丝,但是马上就涌入了十多名观众,几分钟后观众稳定在二十多位。这些观众,既不会离场,也不会与主播互动,不管主播是语音还是打字,这些观众都像“僵尸”一样毫无反应。业内人士透露,这些都是机器人,平台“附赠”的。有“附赠”的机器人观众在,可以给刚开始观看直播的用户造成很热闹的假象。
 
   有网友实测后作出了结论:直播平台是可以通过算法为房间匹配机器人的。大致的算法是,直播开始时,自动匹配21个机器人用户进入房间,从而让没有关注度的主播,也能造成有人观看的错觉;有用户进入时,自动以1:10左右的比例,匹配机器人进入房间,从而让房间的数据更好看;有用户离开时,匹配的机器人不离场,保持表面上的房间热度。
 
   多名业内人士透露:“每个公司的后台都不一样,但是大致的模式可以参考这个。”
 
   可在网店购买刷粉丝和刷人气业务,10分钟内刷完
 
   多名主播透露,一方面平台会给资源,另一方面,为了让自己更火一点,她们也会给自己刷粉刷人气,“这样愿意点进来看的人会更多,名气上来了换其他地方签约拿的钱也更多。”
 
   在网上搜索“直播刷粉”关键字,立即出现上百家相关店铺。选取排行前列、已经1602人付款的店铺某网点进行购买刷数据业务,店铺首页宣传为“安全、速度、高效”,拥有月销58688笔的业绩。客服表示,新用户可体验一次粉丝1元5000人气或单次1元1000的活动,而购买粉丝的正常价格为10元1万,15元2万和50元8万。
 
   客服表示,主播购买的粉丝是永久性的,人气则分为单次和包天,单次价格为5元2000、10元3000、20元4000;包天的价格为10元2000、20元3000、30元4000。而刷的人气如果半小时内掉线还可以补上。此外,该客服还透露,150元可以包上首页热门,同时刷粉刷人气行为不会被封号。
 
直播行业的水太深
 
   向店家分别购买刷粉丝和刷人气业务,付款1元,3分钟后就增加了5000粉丝。这批机器人粉丝都以11749开头,但全程无弹幕互动及送礼物的行为。
 
   该店铺高达4260条的用户评价,大多数表示满意,“简直是秒速,刚付款就开始了”、“非常靠谱的推广,我直接上了热门”、“自己掉了一次网卖家还给我补了一次”,并建议“如果有互动就更好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透露,一般小主播不太有资金和实力每天为自己刷数据,“想造人气需要大量资源。”
 
   业内人士指出,有些网红经纪公司大批量向直播平台充值,获得5折优惠。比如花2000万充值4000万,然后把4000万虚拟货币都花在旗下网红账号。4000万的收入,同直播平台五五分成,经纪公司又收回2000万。
 
   “为了数据好看,应对竞争,获得融资。”易直播某高管透露,“水至清则无鱼,有关部门的整治之后的视频直播行业被敲响了一记警钟。”
 
   “直播行业发展得太快,泡沫膨胀得太快,瞬间成为了互联网的红海。”易直播上述高管表示,直播跟当时蜂拥而上的微博、团购、打车软件的发展一样,很多技术问题亟待解决,盈利闭环还未成熟。
 
   损害用户体验但又不得不刷,无法融资马上就“死”
 
   按照业内的说法,优化数据其实背后仍是要吸引真实的用户进行观看。此外,为了刺激用户的感官体验,在线直播行业的发展软肋也暴露出来———充斥着色情和低俗文化的网络直播平台屡遭相关部门点名。长期来看,游走在道德与法律边缘的直播市场不具有投资和发展价值,整顿迫在眉睫。平台向健康成长,光有好看的数据并不行。
 
   易直播上述高管透露:“需要优化的数据还是会优化,目前竞争的形势就是如此。刷粉目前看来是粉饰太平的方式,但其实都是饮鸩止渴的办法,损害了用户体验。但又不得不刷,无法融资马上就‘死’了。”
 
   直播平台的野蛮生长在某些程度上同时滋生了不少低俗、暴力的内容。虽然文化部门早已对视频直播平台开展处罚和规范,但许多平台为了吸引流量仍未走出内容低俗化的怪圈。
 
   前不久云南曲靖市陆良县有男子直播打人事件,在网上引起轰动。6月21日,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县两名男子在某直播平台直播暴打老人的视频。22日晚,陆良县公安局通过官方微博称,“打人视频”的涉案人员金某祥、金某、金某飞、高某鹏四人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已被刑事拘留;金某凡仍未归案。
   
    艾媒咨询报告显示,中国网民对在线直播平台的内容评价较低,77.1%的网民认为在线直播平台存在低俗内容,90。2%的网民认为在线直播平台的整体价值观导向为一般或偏低。
 
   艾媒分析师认为,一方面市场和融资数字都预示着直播行业正在成为一个庞大的新兴市场,但另一方面,色情、低俗的内容成为了直播行业头上挥之不去的枷锁。
 
   纵观整个在线直播市场,主要还是以游戏直播和秀场直播为主,“美女”、“秀”、“色”等具有窥私欲和荷尔蒙刺激的元素是众多直播平台的标配,因此网民有这样的认知不足为怪,直播市场背后行业自律、可持续商业模式的建立还远需时日。
 
   艾媒咨询报告显示,网络直播平台低俗内容影响两点,一是直播平台利用的是都市人群的猎奇、臆想和窥私心理,内容同质化严重,绕不开聊天、唱歌、化妆、逛街等内容,一旦用户新鲜感消失,注定有一大批公司将会倒闭,不利于行业良性发展。二是直播中涉及的黄、赌、毒等内容的传播,负面影响巨大,极大地腐蚀了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损失无法挽回。
 
   由此二者看来,市场整顿在所难免,游走在道德与法律边缘的直播市场不具有投资和发展价值,热心的资本、创业者及有意从事这一职业的“准主播们”在混乱的市场前还是要保持理性。
 
直播行业的水太深
 
   刷粉行为是平台方内部允许的操作,甚至是运维方式
 
   如今,视频直播行业负面消息频出,行业应该如何自救?
 
   “就目前的直播市场来说,为了吸引用户,短期内实现盈利,刷粉现象是不可避免的。”易观新媒体研究总监庞亿明表示,这是行业内普遍存在的问题。“如果平台、公会、主播三方之间合作形成利益共同体,刷粉行为则是平台方内部允许的操作,成为平台方的运维方式,也是一种营销手段。
 
   如果平台没有参与其中,为了营造健康公平的网络环境、带给用户更好的体验,应当加强技术上的监控。”庞亿明说,就如微博的僵尸粉问题,目前来说也无更好的解决办法。
 
   “虽然存在数据造假现象,但是投资方会通过资本市场的多维数据对直播平台进行考量。”庞亿明向南都记者介绍,第三方监测体系可以从定量层面分析数据,包括了分析直播应用的覆盖人数、用户粘性及忠诚度,还有内容资源,而从定性层面则可分析平台的运营模式、核心竞争力和收入的稳定情况等。
 
   此外,针对直播平台等应用程序传播暴力恐怖、淫秽色情及虚假谣言等有害信息的问题,6月28日,网信办发布《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对以娱乐直播为主要代表的移动端互联网应用程序规范化提出了要求。
 
   平台应该如何转型?虎牙直播市场总监李帅坦言,一方面当务之急对中小和草根主播进行培养,建立持续的培养制度,让主播获得名利收入和固定粉丝群体之外,也是培养其对平台的忠诚度;另一个方面,推出泛直播的原创计划,从专注游戏直播领域转换为更多的内容品类上的拓展。
直播行业的水太深
   对于未来直播行业的发展,李帅分析称,其实直播平台的门槛很高,每年服务器和带宽的成本很高,虎牙去年为此投入7个亿。“并不是所有平台都把资源倾斜在产品和用户体验的改进上,目前更多的是用在市场和营销推广上,这种平台的生命力不会太长。”李帅预测,到年底行业内可能只剩下品质高的几十家直播平台。
 
   对于各大网络直播将成为现象级产品还是长期的大平台问题,果酸直播的公关总监胡芷涛认为,找准平台的定位以及是否受到市场认可是今后平台留存的关键。“商业模式没问题,资本急速涌入下如何在风口获得融资并被市场接受是最重要的。”胡芷涛说。